中南海里边都有什么厅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19-10-07  浏览 次  

  中南海是中海和南海的合称,位于北京故宫西侧,鳌玉桥以南,面积约1500亩,其中水面700亩,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前身为西苑,在古代中南海一直是列朝封建帝王的行宫和宴游的地方,主要景物有紫光阁、勤政殿、蕉园、水云榭、瀛台、丰泽园和静谷等。

  现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中共中央书记处和中共中央办公厅等中央国家机关和党的机关办公所在地,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领导人的居住地。

  1949年后,中南海成为中国中央委员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的驻地和部分国家领导人居住的地方,老式建筑多处被拆除或改建。

  入住中南海的多位重要的领导人物,如、周恩来、、、、、、习等。

  因此,中南海成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高层的代称。中南海不对公众开放参观。1977年至1989年曾对公众开放南海的部分景观,包括丰泽园、瀛台等。

  中南海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中枢,最高行政权力的象征和代名词,现在是中国中央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

  中共中央书记处、中共中央委员会等党的机关和中央国家机关办公所在地,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领导人的居住地,也是令世人倍感神秘的地方。

  中南海是中海和南海的合称,位于北京故宫西侧,鳌玉桥以南,面积约1500亩,其中水面700亩,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前身为西苑,在古代中南海一直是列朝封建帝王的行宫和宴游的地方,主要景物有紫光阁、勤政殿、蕉园、水云榭、瀛台、丰泽园和静谷等。现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中共中央书记处和中共中央办公厅等中央国家机关和党的机关办公所在地,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领导人的居住地。

  展开全部中海和南海的合称,位于故宫西侧。面积约1500亩,其中水面700亩。中南海的海是蒙古语海子的简称,是水域的意思,因为地处北京中南方位,故称为中南海,此名始于元代,一直沿用至今。 早期形成

  在今日中南海的北半部有太液池和大宁宫,“太液秋波”为形成于金朝的燕京八景之一。元朝修筑大都时,将太液池包入皇城之中,在其周围布置了三组宫殿,即大内、隆福宫和兴圣宫。元朝的太液池范围相当于今日的北海和中海。

  中南海和北海的建筑群最终定型始于明代。明朝明成祖定都北京后,从1406年起营建新的皇宫,明朝宫城在元朝宫殿的位置基础上向南移动,因此皇城城墙也随之南移,为丰富皇城园林景观,开挖了南海,挖出的土方和开凿筒子河的土方堆成万岁山(即景山)。北海、中海、南海统称“太液池”,属于皇城西苑。北海与中海以金鳌玉蝀桥为界,中海与南海以蜈蚣桥为界。

  清朝定都北京后,撤消皇城内诸内廷供奉衙署,将西苑大片土地改为民居,同时在北海、中海、南海三海周围设置“内红墙”,御苑范围退缩至内红墙之内。相对政治象征紫禁城,清帝更喜园居,顺治、康熙、乾隆诸帝均在中南海内兴建殿宇馆轩,作为避暑听政之所。同治、光绪年间,慈禧太后及皇帝按礼制在十二月从颐和园移居紫禁城时,也多在中南海内居住,仅行礼时前往紫禁城。戊戌变法失败后,慈禧太后曾将光绪帝囚禁于南海中的瀛台。

  1900年义和团运动时期,中南海成为俄军驻地,苑内文物陈设被掠一空,八国联军总司令瓦德西占领北京后,居住于中南海仪鸾殿。溥仪即位后,曾在中海西岸集灵囿修建摄政王府。

  1911年清帝逊位后,中南海被袁世凯占用,成为北洋政府,袁世凯称帝时期,中南海曾改名“新华宫”,同时宝月楼拆外墙,更名为新华门。从此,新华门取代西苑门成了中南海的正门。此后中南海又先后被用作北洋政府的总统和总理办公地,以及张作霖的“帅府”。国民政府迁都南京后,中南海作为公园对民众开放。抗日战争结束后,接管北平,将军委北平行营设在中南海。解放军和平进驻北平前夕,华北剿匪总司令傅作义搬进中南海办公。

  1949年後,中南海成为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驻地和部分国家领导人居住的地方,老式建筑多处被拆除或改建。入住中南海的多为重要的领导人物,如、周恩来、等。因此,中南海成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高层的代称。

  中南海目前不对公众开放参观。1977年至1985年曾对公众开放南海的部分景观,包括丰泽园、瀛台等。 中南海 中海和南海的合称,位于故宫西侧。面积约1500亩,其中水面700亩。中南海的海是蒙古语海子的简称,是水域的意思,因为地处北京中南方位,故称为中南海,此名始于元代,一直沿用至今。 建筑特色 中海

  紫光阁 位于中海西北岸,位于中海西岸北部,阁高两层,面阔七间,单檐庑殿顶,黄剪边绿琉璃瓦,前有五间卷棚歇山顶抱厦。后有武成殿。面阔五间,单檐卷棚歇山顶。明武宗时为平台,台上有黄瓦顶小殿。明世宗时废台,修建紫光阁,清康熙时重修,成为皇帝检阅侍卫比武的地方。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和四十年(1775年)两次增建,悬挂功臣图像及各次战役挂图,并陈列缴获的武器。同治十二年(1873年)六月初五日,同治皇帝在紫光阁接见了日、俄、美、法、荷、英六国使臣并接受了他们递交的国书,这是清朝政府第一次正式接见外国使臣。1949年后改建为国事活动场所。阁后有武成殿。面阔五间,单檐卷棚歇山顶。

  万善殿 位于中海东岸,明代为椒园。原名崇智殿,清顺治时改为现名,殿内供奉三世佛像。万善殿后有千圣殿,上为圆顶,殿内供奉七层千佛塔。殿额普度慈航,殿内供奉佛像。传说顺治皇帝体弱多病,加之国事缠身,遂信佛成迷,有了出家为僧的念头,后经孝庄皇太后劝阻未成。兴修万善殿,是笃信佛教的顺治皇帝为他钦佩的名僧所建。

  水云榭 位于万善殿以西,是居于水上的凉亭。在凉亭内观望水云榭四周的风景,视野宽广,云水和亭台楼榭谣相辉映。 亭内石碑上镌刻着乾隆皇帝的手书太液秋风,是著名的燕京八景之一。

  摄政王府 位于中南海西北角,北西两面临墙。原位于西苑墙外,光绪十一年扩建西苑时将此地圈入中南海,并将位于原址的蚕池口天主教堂迁往西什库。慈禧太后拟在此修建新园林“集灵囿”,但一直未开工。1909年将此地拨给摄政王载沣,修建摄政王府。摄政王府规制同旧醇王府(北府)相似,包括中路、东路、西一路、西二路、西花园,工程耗银206万两。1911年清朝覆灭时王府仍未竣工,后改为国务院办公地,1918年后先后成为徐世昌的、陆军部和海军部、北平市政府。1949年后改为国务院办公区,1970年代末大规模翻修中南海建筑时曾计划将摄政王府落架大修,但发现建筑质量非常低劣,地基松散,木柱间裂缝用碎砖填充,已无法保留,只得拆除。现存正门和正殿,为会议室。周恩来曾居住于西花园内的西花厅,也加以保存。

  勤政殿曾经是中南海的正殿,位于中海与南海之间的堤岸上,正门德昌门即南海的北门。坐北朝南,共有五开间。康熙皇帝题殿额为勤政。戊戌变法时,光绪皇帝在这里办公,处理有关变法改良的国家大事。原建筑在民国初年已被拆除,仅存地名,遗址处另外建造了一幢房子。

  南海位于中海之南,以蜈蚣桥为分界。南海的主要建筑都集中于瀛台。瀛台上有着金碧辉煌的亭台宫殿,是清代康熙、乾隆、光绪和慈禧太后的主要活动场所。及至清末戊戌变法失败,光绪皇帝被慈禧太后囚禁于瀛台,这座热闹一时水中岛屿日趋冷清,后来光绪皇帝死于瀛台的涵元殿中。

  新华门 中南海正门,位於西长安街上,为两层楼房,面阔七间,下层中央三间为门洞。卷棚歇山顶,绿剪边黄琉璃瓦。新华门原为乾隆时期建造的宝月楼,辛亥革命后,袁世凯改楼为门,并以“新中华民国”之意取名为“新华门”。同时在门内修建影壁,拆除门外清真寺,在长安街对面修筑花墙挡住破烂民居,并将义和团运动时被焚毁的端王府一对石狮移于门前。新华门两旁八字影壁墙上有“伟大的中国万岁”、“战无不胜的思想万岁”的标语。门内影壁题字为手书“为人民服务”。

  新华门原为宝月楼,建于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乾隆皇帝还为上下各有七间房的宝月楼题写了仰视俯察的匾额。

  传说宝月楼是乾隆皇帝为讨得香妃的欢心而建。香妃入宫后思念家乡终日闷闷不乐,乾隆皇帝就建了宝月楼,还在楼对面建了回营和清真寺等回人生活的街市,使得香妃登楼就可见到家乡景色。后来皇太后得知此事,暗中缢死了香妃。这段传说虚构的成分居多,尽管如此,后人还是由此衍生出了一些动人的故事。

  宝月楼原本不与外边相通,及至民国初年袁世凯任大总统时,把中南海作为他的,还将宝月楼改建成大门,更名为新华门。从此,新华门取代西苑门成了中南海的正门。

  瀛台 明时称“南台”,清朝顺治康熙年间在岛上修筑大量殿宇并改为现名。瀛台岛北有石桥与岸上相连,桥南为仁曜门,门南为翔鸾阁,正殿七间,左右延楼19间。再南为涵元门,内为瀛台主体建筑涵元殿。由于岛上存在坡度,该殿北立面为单层建筑,南立面则为两层楼阁,称“蓬莱阁”。涵元殿北有配殿两座,东为庆云殿,西为景星殿;殿南两侧建筑,东为藻韵楼,西为绮思楼。藻韵楼之东有补桐书屋和随安室,乾隆时为书房,东北为待月轩和镜光亭。绮思楼向西为长春书屋和漱芳润,周围有长廊,名为“八音克谐”,及“怀抱爽”亭。戊戌变法失败后,光绪帝曾被囚禁于瀛台。袁世凯称帝后亦曾将副总统黎元洪软禁于此。瀛台现为举办宴会及招待活动的场所。

  翔鸾阁 位于瀛台北部,建于清代康熙年间,是瀛台的正门。翔鸾阁坐南朝北,高两层,上下共有房十四间,左右延楼共有房三十八间。

  涵元殿 位于翔鸾阁之后,为瀛台的正殿。此处是清皇室在瀛台游玩和摆宴的主要活动场所;康熙和乾隆时,这里又是皇帝宴请王公宗室和大臣权贵之处。涵元殿的热闹风光随光绪皇帝死于此处而消逝。

  丰泽园 在瀛台之北,康熙年间建造,曾为养蚕之处。雍正年间皇帝在举行亲耕礼之前在此演礼。丰泽园内主体建筑为惇叙殿,光绪年间改名为颐年殿,民国时改名颐年堂,袁世凯曾在此办公。1949年后改为会议场所。颐年堂东为菊香书屋,为居住地。丰泽园西有荷风蕙露亭、崇雅殿、静憩轩、怀远斋和纯一斋,荷风蕙露亭北为静谷,为一座幽静的小园林。静谷再北为春耦斋,民国时为总统办公处,1949年后改为会议及娱乐场所。

  静谷 位于丰泽园西侧,是个自成一体的园中之园。园内的主要建筑有长廊、春藕斋和桂秀轩。

  怀仁堂 位于丰泽园东北,原为仪銮殿旧址。仪銮殿于光绪时用三年的时间建成,慈禧太后迁入居住并在此殿召见大臣并处理政务。戊戌政变之后,慈禧太后把从事过变法维新的光绪皇帝囚禁于瀛台,自己就在仪銮殿亲自训政,使得仪銮殿取代了紫禁城成为实际意义上的政治中心。八国联军统帅瓦德西曾在此居住,其间不慎失火,将殿烧毁。慈禧太后后另在中海西岸修建新仪鸾殿,后改名佛照楼,袁世凯称帝前改名怀仁堂,用于办公。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拆除原建筑,修建中式屋顶的两层楼房。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在这里举行过若干重大会议。

  勤政殿 位于中海与南海之间的堤岸上,正门德昌门即南海的北门。原建筑在中华民国初年已被拆除,仅存地名。

  淑清院 位于南海东北角,为乾隆时修建的小型园林,风格类似北海公园静心斋。园内有“流水音”亭、葆光室、蓬瀛在望殿、云绘楼、清音阁、日知阁、万字廊、双环万寿亭等建筑,1949年后将双环万寿亭移至天坛公园,并拆除部分古建,修建卫戍部队营房及办公人员宿舍。

  顺治皇帝早逝,康熙皇帝奉母命多次到五台山朝圣,民间便有了顺治皇帝其实未死,而是到五台山出了家的传说,由此还演义出许多精彩的文学作品。

  补桐书屋 是太湖石上的一个小院落,院内南屋名补桐书屋,北屋名随安室。雍正年间,身为太子的乾隆就在这里读书。当时当时院中有两株老桐树,其中一株因病枯死,后又补种一株。枯死之树用其材制成四琴存在屋中。北屋的随安室之名,就是取其随遇而安的意思。媒体

  《中国新闻周刊》第26期刊登记者罗雪挥撰写的专稿,介绍中南海向普通公众开放的经历,现摘录如下。

  新中国成立后,关于中南海开放的话题,一度曾是禁区。女明星王莹的丈夫谢和赓,曾任将领白崇禧的机要秘书,后来一直替中共担任统战和情报工作。“鸣放”期间,他贴了一张反对官僚主义的大字报,提出不应占用古迹、中南海应向老百姓开放等意见,结果被打成,下放到北大荒劳改。“文革”时期又以“美国特务”的罪名被投入监狱。

  1971年以后,连与中南海一桥之隔的北海公园及附近的景山公园也长期关闭,成为了等人的游乐场。

  中南海也曾有过特殊的 “开放”经历。 1966年6月,一出现,便迅速壮大起来。各地涌入北京的不计其数。他们大多是自发地来北京串联,吃住成了大问题。当时中央、国务院各机关部委以及北京的工厂、接待都被动员起来搞接待,中南海也成立了接待站。经周恩来同意,请住进了中南海北区的紫光阁、小礼堂、武承殿等处。

  直到1980年5月,普通人走入中南海的夙愿得偿。那时,在重要的节日和星期六、星期天,中南海开始有组织地接待群众游览。参观的人数众多,有时一天超过上万人。 中南海景点的开放只是一小步

  1981年春天起,包括怀仁堂、人民大会堂在内的重要国务场所开始对外开放。起初很低调,但是自1981年4月开始,有关开放的报道便形成了一个小高潮。那年4月11日,在中央办公厅召开的一次座谈会上,中共中央书记处决定,中南海怀仁堂免费为少年儿童开放5天,《北京日报》随后刊发了消息《党中央带了个好头——记怀仁堂开放的第一天》。而在同一份报纸的同一版面上,紧挨着的便是一篇题为《人民大会堂餐厅对旅游宾客开放》的文章。

  中共中央带头,引起了各界的积极响应。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国务院小礼堂于1981年的“五一”节对外开放,中办警卫局礼堂在稍后的“六一”节开放。北京市府大楼机关礼堂很快也向少年儿童开放了。1981年5月4日,全国农业展览馆向首都青少年开放。同一天,北京市4千多名青年,手持中共中央办公

  中南海的正式开放一直持续了9年。中南海街坊、香港开奖结果,住在中南海西侧胡同的刘福有至少去过中南海十几次。 64岁的他回忆中南海,“跟公园似的,跟北海没什么区别,环境还不错。 ” 中南海是否会再次向普通公众开放

  2004年11月举办的“酒店发展与奥运机遇”国际论坛上,北京市旅游局、市发改委、市商务局举办北京奥运旅游推介会,为此公布系列推进政策,报批的项目里就有中南海部分区域向旅游者开放。

  “主要还是考虑安全问题。 ”文物专家罗哲文向记者表示。因为文物保护工作的需要,他常年出入中南海,最近一次是今年6月到里头开会。罗哲文认为,中南海是否再开放将取决于安全的需要。这是可以理解的原因。他本人曾经去过美国,但因为参观需要提前登记,限制很严,他两次都没有能够参观白宫。 北京旅游部门推动中南海二次开放

  在中国乃至世界,中南海已经变成了一个政治代名词,是神秘、庄严的象征。上个世纪80年代初,中南海曾一度对外开放,寻常百姓也可以到里面参观,一睹居住过的丰泽园菊香书屋。1980年代末,由于政治原因,中南海停止向公众开放,至今已超过15年。

  2004年的北京酒店业发展国际论坛上传出消息,在北京推动奥运旅游的大背景下,中南海部分区域有望二次开放。 “两会”即将开幕,更令外界对此备加关注。

  北京故宫西侧,有一片连绵的天然湖泊,碧波荡漾,楼宇错落,绿树纷呈。这就是北京著名的“三海”:北海、中海、南海。

  据有关史料记载,中南海是中海和南海的合称。中南海与北海共同构成西苑三海,西苑三海是中国历史悠久的皇家园林。历经辽、金、元三代的拓建,自清代起,“三海”被列为皇家专用的禁苑。康熙皇帝时,一些政务在离宫别苑处理,中南海随即成了清王朝的政治中心。每年在这里都会举行许多盛大的活动。

  1912年,中海、南海被北洋军阀首领袁世凯占据做大,整座西苑三海被一分为二。做了“大”的中南海,面积达一千五百亩,其中水面占七百亩,比北海公园大出近一倍。

  民国成立后,原来的西苑三海,以金鳌玉桥为界,北海被辟作平民公园,任人游览。何应钦的“北平军分会”、李宗仁的“北平行辕”也曾设在中南海里。

  新中国成立后,中南海成为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所在地,成为中国的最高领导中心。、周恩来、、朱德等中共开国元老都曾在此居住和办公。

  据作家王凡、东平在《我家住在中南海》一书考证,原本不愿住中南海。1949年,第一任北平市市长正式打报告,敦请中共中央进驻中南海,要把中南海当做长久的办公处和居所。却说:“我不搬,我不做皇帝!”

  最后,是否搬进中南海一事,被摆到了中央政治局会议的桌面上,终以少数服从多数议决,和部分中央直属机关入住中南海。

  谈到中南海,今年78岁的杜修贤眼神幽远。在他的记忆里,中南海气氛平和,没有给人紧张的感觉,建筑崇尚自然,没有像故宫般精心雕刻。

  杜修贤曾任新华社驻中南海摄影组负责人兼中央新闻组组长,被人们称为“红墙里的摄影师”。1960年,他第一次踏入中南海,给中央领导人拍照。1986年退休后,他与人合作出版了《红镜头中的》一书,一组组记录中南海生活的珍贵镜头,使该书风行一时。

  “中南海有好多门。中南海开放的时候,观众只允许走东门,工作人员出入走西门,南边的正门新华门则是接待重要外宾时所用。”杜修贤回忆说。

  杜修贤所说的“开放的时候”,指的是从1980年5月开始,中南海开放毛主席故居、静谷和南海的瀛台三部分,每到周六、周日,有组织地接待群众参观。观众入口是中南海的东门,门牌号是南长街81号。

  关于那次开放中南海的背景和目的,有着不同的说法。据一位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在中共中央办公厅工作过的人士介绍,当时开放中南海主要是从政治上考虑,要在国人与世界面前树立思想解放的形象,经济因素考量很少。

  一位同样在中南海里工作过的吴女士告诉《凤凰周刊》:“以后,中央领导大部分不住在中南海,再加上游人希望到中南海里看看,因此开放了一段时间。一张门票10元钱。”但也有曾经游览过中南海的人回忆,当时是免费开放。

  杜修贤则很直白地将这次开放的目的表达为“创收”。“中南海里还开了一个照相铺”,他说。

  如果说,中南海的上一次开放经济色彩还颇为淡漠的话,正在推动中的中南海的第二次开放,则是以浓厚的经济色彩为底色的。

  近年来,“红墙风”劲吹,形成一种奇特的“中南海经济”。中南海香烟、中南海系列品牌酒等中南海商标已为国人耳熟能详;在出版界,更是热潮滚滚。《中南海珍藏画集》、《中南海珍藏书法集》、《中南海古迹楹联》、《中南海年鉴、大事记》、《健康红宝书:中南海与中国高层医疗保健专家对你说》之类的书籍,一直热销。

  随着中国逐渐迈向旅游大国和2008年奥运会的逼近,重新开放中南海成为旅游业业内一个富有魅力的题材。

  “如果把中南海作为一个旅游线路开发,势必会成为与故宫、天坛、长城一样的经典线路。”北京市旅游局的一位官员在接受《凤凰周刊》采访时说。他同时表示:“北京市旅游局和国家旅游局需要协商一个方案上报中央,让中央定夺是否开放中南海。现在还没有一个确切的方向和结果。”

  北京旅游行业协会秘书长文威小时候在中南海旁边长大,但中南海对他依然充满神秘感。在他看来,国内外游客想参观中南海的愿望很大,除了,估计80%的人都愿意去看一看中央领导人的办公环境怎么样。

  北京青年旅行社办公室主任刘京魁则表示:“开放中南海景点,势必会带动北京其他旅游项目的发展。”

  据北京《法制晚报》报道,北京市政府有关人士指出,北京市拟报批开放中南海部分景观的计划,并将听取各界意见。

  美国有白宫开放日。“9·11”事件之前,每逢周五,美国总统官邸都免费向公众开放。克林顿和布什上任之初,都会特意安排一个白宫开放日来接待民众,以显示其亲民的总统形象。在美国民众看来,总统及各级公共管理者都不应是神秘和高高在上的,民众对政府公务员的一切都应有知情权。白宫每年要接纳几百万名国内外的游客。

  但是,9·11之后,出于安全考虑,白宫停止公众参观。2004年9月,白宫重新向公众开放,但参观程序变得非常复杂。参观者必须通过他们所在地区的国会议员事先预约,必须申报姓名、出生日期、社会保障号码等个人资料,并获得一名国会议员的担保,参观日期至少要提早一个月安排,而不再是以前实行的来到即参观的办法。

  其实,即使在旅游部门内部,对开放中南海也有不同的声音。北京市旅游局的一位官员说:“现在开放中南海不太符合现实。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国情,美国不只白宫对外开放,国会和各个政府机构也可随便参观。美国的安全保卫情况比较好。我并不是说中国的安全保卫不如他们,但两者之间毕竟有差距。”他说,“如果安全不能得到保证,对外开放的时候就会引发问题。”

  目前,民主国家的议会、司法和政府机关大多向公众开放。瑞士议会允许公众和游客随便旁听。新加坡的最高法院大厦一直对外开放,加上其悠久的历史,该建筑成了新加坡一个热门旅游景点。英国的白金汉宫在过去12年间,每年都会对外开放两个月,自1993年以来,已经接待了来自世界各地的300万名游客。在英国王室文化旅游中,游客不仅可以亲历女王的国宴厅、会客厅,也可以看到王太后与家人进餐的地方。

今晚开码结果| 现场开奖直播室最快特直播现场| 香港管家婆彩图玄机报|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香港挂牌正挂挂牌彩图| 神算子中特网三期出特| 2017东方心经黑白图库| 香港马会权威彩经图| 红姐统一图库彩图专区| 正宗老牌华南心水论坛|